当前位置:成都立信笨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历史没当过元帅的纳粹闪电战先锋:装甲先驱古德里安
没当过元帅的纳粹闪电战先锋:装甲先驱古德里安
2022-09-20

古德里安,德国陆军上将,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犯。1888年出生于德国维斯瓦河畔的库尔姆,1914年毕业于德国军事学院,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在骑兵部队任职,30年代初开始研究坦克作战问题,是闪击战的积极倡导者。1934年任坦克师师长,1939年任坦克军军长,参加入侵波兰和法国,1941年10月任坦克第2集团军司令,在入侵苏联时因战败被解除职务。1943年后任坦克兵总监,陆军总参谋长,1945年3月再次被解职。后被美军俘虏。1954年病死。著有《注意!坦克》、《坦克指挥官》和回忆录等。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古德里安虽是一个步兵连长,却对装甲兵深感兴趣,开始研究装甲兵战术问题。1922年4月1日,他被调总参谋部运输兵总监部任职,受命研究摩托化运输的有关问题。他潜心研究富勒、利德尔·哈特、米切尔等人的理论,认为他们是装甲兵运用的真正先驱,深刻洞察了装甲部队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特别是利德尔·哈特,已经认识到可以使用装甲兵进行远距离突击,向敌人交通线发动攻击,甚至还提出建立一支装甲兵与步兵混合编组的作战单位。这种集中使用装甲兵的思想引起了古德里安的极大注意,他开始寻求创立一套适合德国陆军的装甲兵作战编组和战法。他先后在《军事周刊》发表了多篇文章,引起军方一些重要人物的注意,很快有了装甲兵战术专家之称。1923~1924年冬季,在一次摩托化部队与空军合同作战的检验性演习中,他被提名担任战术教官;不久,他又受命组织演练坦克与骑兵协同侦察的训练课题。

通过几年的理论研究和部队实践,古德里安逐渐形成自己的战术思想:坦克,无论是单独使用,还是与步兵协同作战,都不可能具有决定意义,必须以坦克为中心,使其他一切支援兵器均具有与坦克同样的速度和越野能力,才能发挥装甲兵的最大效能;在各兵种中,装甲兵无疑应居于主导地位,其他的兵种则均应起配合作用,居于辅助地位;在任何情况下,不能将坦克分散使用,而应集中使用,以便充分发挥坦克的威力。他坚信装甲兵的发展方向是成为一支在战略上具有决定作用的新兵种。为发挥它的最大效能,当前应编组装甲师,进而应组建装甲军。古德里安这一思想,其实就是名噪一时的“坦克制胜论”。

1933年,希特勒出任德国总理,使德国内政和外交均发生了重大变化。2月初,在柏林汽车展览会的开幕式上,古德里安首次看到希特勒,对希特勒大谈建设新的国道和准备生产廉价的“人民汽车”印象颇深。后来,在库默尔斯多夫的一次兵器展览会上,他又惊奇地发现希特勒对摩托化部队的表演十分感兴趣。

他对德军部队的机动性相当满意,他一再说:“这就是我所希望的东西!这就是我所希望的东西!”

1935年10月15日,在古德里安一再倡议下,德国陆军3个装甲师正式成立,他被任命为第2装甲师师长。

1938年2月2日夜间,古德里安被任命为陆军第16军军长,受命参加德国向奥地利的进军,古德里安认为这应当是一次“和平进军”,因而向希特勒建议在坦克上面悬挂彩旗,此议获得批准并获得“成功”,古德里安开始引起希特勒的注意。

1939年8月22日,在波兰战局迫在眉睫之时,古德里安出任新组建的第19军军长。9月1日,波兰战役拉开帷幕,19军在波兰骑兵和炮兵队伍中横冲直闯,战果巨大。9月5日,希特勒亲临19军视察,对横七竖八被毁的波军大炮印象深刻,他突然问:“这是我们的俯冲轰炸机炸的吗?”

古德里安平静地说:“不,是我们的坦克干的!”

希特勒不禁一惊。他问古德里安:“伤亡多少人?”

古德里安答道:“截至目前,整个走廊之役,亡150人,伤700人。”

希特勒对此很惊讶:“在第一次大战中,仅一次战斗,我们那个团伤亡就达2000人以上。”

10月27日,古德里安获得希特勒颁发的武士级铁十字勋章,并在庆功宴上获准坐在希特勒的右手位置,同希特勒大谈未来装甲兵的发展和波兰战事的经验。

波兰战事结束后,希特勒准备进攻西欧。A集团军群参谋长曼施坦因主张:以强有力的装甲部队经比利时南部和卢森堡向色当进攻,在该地区突破马奇诺防线,将法国防线切成两断。坦克专家身份的古德里安坚决支持这一主张,但认为须有一个前提条件:应在该方向使用足够的装甲师和摩托化师,最好把全部兵力使用于该方向。

希特勒批准了“曼施坦因计划”,古德里安的装甲军在A集团军群内于阿登地区实施主攻。他认为:进攻发起当天,德军将越过卢森堡国界,经比利时南部,直取色当,尔后强渡马斯河,并在那里建立桥头堡,掩护后续步兵渡河,于第五天完成上述任务,然后直扑英吉利海峡。希特勒非常满意古德里安的进攻构想。

战事如期发展,在第15天德军已接近大西洋海岸,英、法军队被切为两段,其中一支重兵集团被压缩在海岸狭小区域。在这一阶段的进军中,古德里安的装甲军一直位于左翼部队的先头。6月21日法国战事结束,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共歼敌25万人,为希特勒立下了“汗马功劳”。

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古德里安被任命为第2装甲集群司令,统辖3个装甲军向斯摩棱斯克方向挺进。德军进展顺利。但到7月下旬,希特勒对德军下一步的战略方向举棋不定:一是进攻列宁格勒;二是进攻莫斯科;三是进攻乌克兰。

古德里安主张立即向莫斯科进攻,但希特勒认为列宁格勒附近的工业区是最主要的目标,乌克兰的原料和农产品,对德国尔后作战意义重大。

8月23日,古德里安进见希特勒,扼要地将进攻莫斯科的好处和盘托出。古德里安说:莫斯科是苏联的心脏,占领它,可以对苏联人民的心理产生震撼,世界也会为之一震。古德里安发言时,希特勒一直没有插话,但古德里安讲完后,希特勒却提高嗓门以嘲笑的口吻说:“我的将军们对于战争经济学一无所知!”

8月21日,希特勒下达了基辅会战的命令。9月26日,基辅会战结束。被围苏军66.5万人全部被歼。但古德里安认为:这只是一个战术性的胜利,它拖延了进攻莫斯科的时间,影响了攻占莫斯科这一主要目标,在战略上是一个失误。

古德里安这一判断很快得到验证。由于德军忙于向基辅进攻,莫斯科方向上的苏军得到了补充,新的师团不断组建,从远东源源不断调来,兵员充足,弹药、油料充分。相比之下,德军经过基辅战役,兵员和装备损失很大,又难以得到补充,由于没有充分的冬装和适应冬季作战的装备,冻伤人数不断增加,油料奇缺。德军向莫斯科的多次进攻都被粉碎。到12月5日,德军再也没有进攻能力了。6日,苏军莫斯科保卫战的总指挥朱可夫命令全线反攻。对此古德里安认为:德军应当立即撤至一个有利的地区,建立防御工事,安全地渡过冬季后再采取攻势,但是希特勒坚决反对。

12月20日,古德里安飞往柏林进见希特勒,希望当面陈述后撤的理由。

希特勒用一种生硬和不友好眼光注视着古德里安。当他谈到由于德军事先对苏联酷寒缺乏应有的准备,在气温降至零下32度再采取措施为时已晚,至12月5日,德军已没有力量攻占莫斯科,只好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并建议立即撤退至一个德军预先筑有工事的地区以便坚守过冬时,希特勒大声喊叫起来:

“不!我禁止撤退!如果情况是这样,那么他们就应该就地修筑工事,绝不放弃一寸土地!如果无法修筑工事,就用重型榴弹炮弹炸出坑来,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我们在佛兰德平原就是这样干的。”

12月26日上午,古德里安接到通知,将他调回陆军总参谋部候用,他的职务由第2集团军司令希米德将军接任。

古德里安成了莫斯科战役失败的替罪羊。

1943年2月17日,古德里安突然接到电话,要他立即赶到大本营,去向希特勒本人报到。当时德军已在斯大林格勒惨败,英美联军已在北非登陆,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在卡萨布兰卡举行了重要会谈,要求轴心国“无条件投降”!德国国内人心惶惶,陆军和国民士气空前低落,在这种情况下,希特勒打算启用古德里安,重整装甲部队。

自1941年12月20日古德里安被免职以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希特勒,发现他已老了许多,态度和神情也远不像过去那样坚定,说话也不那样流利了,他的左手一直都在发抖。战局的恶化已严重地加速了他的衰老和健康的恶化。希特勒开口说道:“14个月来,我们就再没有见过面。那个时候有许多误会,这是我很抱歉的,我还是需要你的帮助的。”随后,他用手指着桌上的几本书说道,“你在战前所写的文章我又重新读了一遍,我发现你当时对战争发展的预见,有许多地方已经在战争中得到了验证。现在我想为你提供一个机会,以便将你的理想化为现实……”2月28日,古德里安被希特勒任命为装甲兵总监,“对装甲部队及陆军中的大型机动单位的组织和训练,都负有全责”。

此项命令使古德里安具有了相当大的权力,这在当时德军的其他兵种中是绝无仅有的。为此古德里安感到振奋,可不久便尝到了苦头。正是因为他通过希特勒特批,得到了原本属于陆军参谋本部的权限,就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参谋本部,尤其是参谋总长的不满。结果他一上任,就不断地遭到他们的种种阻挠和刁难。这种恶感直到战后都未能消除和化解。

在古德里安出任装甲兵总监、担负起重建德国装甲兵责任的一年时间里,由于总是受到多方阻挠和干预,使他常常感到有职无权,拳脚难施。他认为,造成上层指挥混乱的主要原因,主要是3军参谋总长凯特尔。因此,在解决最高指挥机构混乱的问题上,古德里安认为首先要撤换掉凯特尔,并由真正的帅才曼施坦因来取代他的指挥。古德里安两次找到戈培尔,坦率地向他谈到关于改组最高统帅部的必要性,希望能够通过他来说服希特勒,最终实现这一改组。戈培尔当时虽然答应了请求,但最终缺乏足够的勇气,始终也没敢向希特勒提出过这个关系重大的问题。

1943年底,古德里安将努力目标改向了希特勒的另一个亲信希姆莱,但希姆莱的态度极不友好,他不等古德里安把话说完,就勃然大怒,怀疑起古德里安想要通过此举来限制希特勒的权力。接二连三的失败使他决定寻找一个适当的机会,直接面谏希特勒本人。

1944年1月的一天,希特勒邀请古德里安到他那里去吃早饭。吃饭的时候只有古德里安和希特勒两个人,他们面对面围坐在一张小圆桌旁。在略事寒暄之后,古德里安便先从一般军事问题谈起,当谈话的主题转到了各位将领和最高统帅部的组织问题上时,古德里安坦率地向希特勒建议:“我真诚地希望,元首能尽可能少地过问具体的军事指挥问题,而把它交给三军总参谋长去处理。作为元首,应该任命一位自己信得过的将领,真正担负起统辖全军的参谋总长之职,从而把目前这种杂乱无章的指挥系统,理出个条理来……”

希特勒没有像通常那样大光其火,但他的脸色充满了疑虑,似乎也在怀疑古德里安企图限制他的权力。古德里安只好就此打住。

古德里安面谏希特勒改组最高统帅部的尝试,就这样以失败而告终。这次谈话之后,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他并没有真正得到希特勒的信任。

1944年7月20日中午,德国发生了旨在刺杀希特勒的“七二O事件”。当日18时,古德里安接到最高统帅部的电话。要他直接向希特勒报到,被命令接管陆军总参谋长的职务。

前总长蔡茨勒因希特勒的无理干预过多,曾先后五次向希特勒提出辞职。因此,希特勒在同古德里安谈话时指出:“这种动不动就提出辞呈的做法,在战时是最不能令人容忍的错误。任何负责任的高级将领的辞职,都应被看做是临阵退缩和无耻的胆怯!”他严厉地命令古德里安:“不得在任何时候,并以任何借口提出辞职的要求!”

但是古德里安上任后,同希特勒的冲突十分频繁,几乎一开会就要发生争吵。有一次,古德里安谈到新近的战况和战术的新变化,希特勒粗暴地打断他的话:“你用不着把我当小学生看待。

我已经在战场上指挥德国陆军长达五年之久。而且在此期间我所获得的实际经验,要远远超出参谋总部诸位先生的想象之外。我曾经研究过克劳塞维茨和毛奇的理论,并且把施里芬的全部著作也都通读过了一遍。我自知所懂得的要比你高明得多!”

类似这类的钉子,古德里安已碰过了多次,这使他越来越觉得自己难以与希特勒相处。1945年3月21日夜里,在又一次争吵后,希特勒对古德里安说道:“我发现你的心脏病已经又厉害起来了。你应该立刻请四个星期的病假,借以休养。”

古德里安就这样被希特勒再次免职。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古德里安于1945年5月10日向盟军投降。他向美国占领军人员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要求不把他送交苏军。就这样,他成了美军的俘虏,开始了作为战犯的监狱生活。

古德里安被美军释放后,写有多种回忆录,把自己说成是永远正确的“英雄”,把德国在二战中的失败全部归咎于希特勒,并试图为法西斯将领们恢复名誉。

1954年,古德里安病死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