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成都立信笨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健身深圳整形武汉一干部遭遇尴尬 学历认证卡壳本科或降为初中2013天津分数线
深圳整形武汉一干部遭遇尴尬 学历认证卡壳本科或降为初中2013天津分数线
2022-09-06

图为:校档案馆查到大专毕业生登记表

图为:24年前取得的大专毕业文凭

□文/本报记者饶纯武 图/本报记者万多

单位组织干部学历统一认证时,24年前取得的大专学历未能通过。该大专文凭上,有华中师范大学钢印和时任校长的印章,校档案馆有其学习记录。

武汉市直某单位48岁的干部周军(化名)向本报记者反映称,他于1992-1993年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两年制大专班,随后又花三年时间通过15门自考本科课程,于1999年取得自考本科《毕业证书》。如今大专文凭无法认证,则自考本科学历也将无效。他表示:“大专本科同时归于无效,最高学历将降为初中,会影响到我的工作和前途!”为此,记者采访了华中师范大学、省教育考试院和省教育厅。

学历认证

24年前大专不能获承认

“青春年少,一切还可以重来,可时光再也回不到20多年前啊!”3月14日,周军焦急地说。

令周军伤神的,是他的大专文凭。几个月前,他所在的政府机关事业单位,要对干部职工的职前学历进行查证。结果,单位仅他一人的学历认证没通过。

周军说,1991年初,他到武汉市一所全日制民办大学,参加自考专科辅导班的学习,当时一位授课老师建议他去报考华中师范大学的成教大专。经紧张复习,他在华中师范大学参加了语数外等四科的考试。

不久,周军收到录取通知,并于1992年2月进入华中师范大学学习,专业为社会学与行政学系企业行政管理专业,学制两年,班上30多名同学,年龄在20岁至45岁不等。“当时真的很艰难,一学期学费三千多,边上学边打工挣学费!”周军说,从入学至1993年12月毕业,他两年没有旷一次课。

1995年,周军进入机关事业单位工作。在他的人事档案中,仍保存着他在华中师范大学上大专的学生档案,包括《学生登记表》、《学生历年学业成绩表》和《大专毕业生登记表》,其中有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与行政管理学系、华中师范大学教务处等印章。周军也妥善保存着《大专毕业文凭》,文凭上有华中师范大学的钢印和时任校长的印章。

据了解,最近单位要对入职前的学历进行认证,即要认证他的大专学历。周军表示,如果职前大专学历无法认证,则职前学历仅为初中。“大专班上有30多名同学,目前能联系到的几人,还没有一人的专科学历通过认证。”周军忧心忡忡地说。

学校表态

可为当年文凭出具证明

据了解,周军大专学历认证卡壳,是查询不到《高等学校考生登记表》及《录取名册》等相关材料。

3月14日,记者与周军一起来到华中师范大学档案馆。工作人员查询到周军的大专档案,即3页《学生历年学业成绩表》,该表显示周军班级为9201,学号为9240,教务处盖章“准予毕业”。

在学校档案馆,查询不到有周军姓名的《高等学校考生登记表》及《录取名册》。

华中师范大学教务处负责人查看“成绩表”后表示,这说明周军曾经是华中师范大学的学生,且在学校完成了两年的学习,达到了大专毕业的条件。对于周军如何进入学校,怎么取得学籍,则需要向学校学工部了解。

随后,记者与周军来到校学工部学籍科,被告知该科只负责普通高考的学籍,周军的大专文凭编号以“C”字开头,应属于成人教育,成教学籍要找该校职业与继续教育学院。随后向继续教育学院咨询,周军报出大专文凭上的五位数字,老师查询后表示,原成教学院的毕业证没有这个编号,并建议向公共管理学院了解。

3月14日下午,记者与周军一起来到公共管理学院,该院办林老师表示,此前已接到学校有关部门转来的函件,并作了书面说明。记者见到,该回复函表示,确认周军于1992年2月至1993年12月期间,在华中师范大学学习,学历为两年制成人大专,当时就读的是社会学与行政学系企业行政管理专业。

随后,华中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出具了一份《关于周军同志学历的说明》,除证实上述学习经过外,并表明“因周军同志入学年代较早,加上学校院系反复合并等原因,现无法提供《高等学校考生登记表》、《大学生录取名册》”。

主管部门

无录取名册如认证要批文

15日上午,周军手持公共管理学院出具的“说明”,来到湖北省教育厅学生处咨询。工作人员称该“证明”没有效力,不能作为他大专学历认证的依据。

教育厅学生处有关负责人解释说,作为学历认证依据的《大学生录取名册》,有录取学校和省招办公章。正常录取的高考考生,在其人事档案中,应有这些资料,如果没有可到学校档案馆或省档案馆查询、复印。

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考办综合科也表示,成人高考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已经开始,成人高考属全国统一考试统一录取,非经该程序考试和录取,不可能通过教育厅学籍管理部门注册,未经注册也就不可能报送教育部,最终无法完成学历认证。当然也有例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国劳模、三八红旗手和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可免考入学,但他们也得经过省招办正式录取,会有《大学生录取名册》和学籍注册。

随后,省教育考试院查询华中师范大学的《录取目录》,显示1992年该校本科及以下录取有四个系列,包括普通高考、成人中专和两类保送生,并无周军就读的“成人大专”系列。

“要确认读书的合法性,就要找学校录取你的依据!”省教育厅学生处工作人员表示,周军未入《大学生录取名册》,如果所读的大专班,有当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批文或批复,省教育厅可据此批文和华中师范大学的报告,向国家教育部上报。

尴尬结果

批文难找本科或变初中学历

华中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书面回函表示,周军当初就读的企业行政管理专业,是华中师范大学教务处、学工部和党办一起合办的大专班。周军就读大专班的班主任尤老师,现为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尤教授回忆说,自己当时也只有二十几岁,记得当时这些大专班同学,入学是参加华中师范大学组织的考试。

华中师范大学开办的这个大专班,是否取得相关批文呢?

3月15日,记者与周军再次来到华中师范大学档案馆,查询华中师范大学单独招生的相关文件。结果显示,1998年,国家教委高校学生管理司有一个批复,同意华中师范大学对在职中小学教师和教育行政干部试行单独招生;以及1992年12月20日,关于民政部与华中师范大学联合举办城乡基层干部经济管理大专班的备案报告。而1992年2月入学的社会学与行政学系企业行政管理专业大专班的招生文件,在校档案馆并未找到。

省教育厅表示,如果该成人大专班的同学,既未参加成人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并经注册,也找不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办班批文或批复,则其学历无法通过认证。

此外,周军从华中师范大学档案馆,查询到自考本科的完整档案。在湖北省教育考试大厅,也打印出《湖北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学历认定书》,并让周军凭此前去办理学历认证。然而,自考本科报名需要取得专科学历,周军当时为何能够凭其成人大专毕业文凭,取得本科学籍并最终领得本科毕业证?省教育考试院工作人员称,当时毕业文凭还不能网上查询,通过肉眼查验证书难以分辨。

省教育厅有关工作人员明确表示,教育是有规律的,缺乏大专学历,后面的自考本科也将无效。“大专扎扎实实读两年,本科自考也苦学三年!”周军表示,如果大专、本科学历均无效,则他的最高学历将是初中,这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和前途。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刘源波主任认为,根据我国法律、法规规定,国家实行学业证书制度,高等学校对受教育者有进行学籍管理的权力,有代表国家对受教育者颁发学历证书的职责,周军参加学校组织的考试入学就读,接受正规教育并学习结束,校档案显示教务处“准予毕业”,即使在入学注册程序上存在瑕疵,也不能全部否认其效力,何况学生没有过错不承担责任,如果相关部门最终不认可周军的学历,周军可依法维权。